全国服务热线:0757-85310777 地图

大理石瓷砖:淄博断货缺货 临沂产销两旺

  开年来,临沂不少地砖企业在元宵前后就开始陆陆续续出产品。如今,去年下半年新建的改的地砖生产线也逐渐开始试、投产,大量的地砖产能开始涌向临沂市场。有当地陶瓷人士预测,待现在的旺季一过去,大量的普通抛釉地砖就会成为临沂产区的灾难,价格跌幅可能达16元/片左右。而在大理石瓷砖市场中,不少企业已经开始非常小心地布局市场,而在谈及如何从如此大的产能中脱颖而出时,大多数的企业都认为品质稳定是赢得一切的王道。

  淄博产区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开年后的停产,已经开始让经销商以及厂家出现了断货、缺货的情况,不少经销商和贴牌商开始转移至河南、河北、江西等产区。淄博近两年火热的大理石瓷砖产品,在2017年首次出现了市场萎缩。“退烧”下的厂家和品牌商开始转移注意力,从更高端的市场下沉至地市级和县级市场,以期获得更多消费群体。

  淄博:缺货或持续至3月底

  大理石瓷砖布局县级市场

  “我已经成为失信人员了。”一位业务人员无奈地说道。据他介绍,从二月中旬开始到现在,每当客户问起工厂何时点火生产,他总是回答说就这两天,但是一直到现在,厂里还没有开起来,“已经欠了人家6000箱砖了。”

  该业务员介绍,目前工业园的企业大都会在三月中旬开工,算上点火温窑调试的时间可能在3月底才能够正式出砖。对于这种情况,一些贴牌商为了不错过每年的旺季,或开始在河南、河北等外产区寻找货源,或寻找目前开起来的厂家,“要么拼实力,要么找关系,总之不能坐以待毙。”  一销售总经理解晓东预计,今年淄博大理石产品的市场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缩水。因为从2015年秋季陶博会的集中亮相到今天,大理石瓷砖已经有接近两年的市场培育期,周边产区也在大举上线大理石瓷砖产品,从淄博出货的终端市场目前有了更多的选择。

  或因来自外产区大理石瓷砖的产能压力,目前淄博产区的大理石瓷砖热潮正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是玉石瓷砖的悄然兴起。事实上,从2016年秋季陶博会之后就有一些厂家开始上线玉石瓷砖,进入2017年,虽然目前淄川区建陶企业还未全部点火,但从记者走访情况来看,一些地砖厂家已经将玉石瓷砖列为上半年的主打产品。

  解晓东介绍,淄博产区的大理石瓷砖目前还是以地级市为主,虽然也慢慢在向县级市场渗透,不过他认为渠道下沉是理想,但不要“理想化”。

  “想争取一个客户,最关键的是学会换位思考,”解晓东说到,“比如我想把渠道下沉做下去,想争取到这类消费者,那么就要思考如果自己是消费者,我会选择这款产品吗?”从消费者倒推商家如何操作才能被接受,这个过程不能理想主义,“比如有些操盘者他们没有过苦日子,不了解真正大众生活的接受能力,他们的痛点在哪里,比如有的农村家庭收入一年才几万,他们就不大可能购买大理石瓷砖。”解晓东认为前期没有经过精细的调研,是不利于产品打开销路,而且有可能造成劳民伤财,“样品费用、出差费用,这些算起来都不是小数。”

  解晓东认为,瓷砖并不是快消品,和日化产品有着本质的不同,“最主要还是要看当地的消费水平”。他举例说,“比如从广东进货一片砖28元,加上运费6元,综合成本就在34元,加上库房租金、人员工资等费用,终端价格可能就在四十几元左右,这样对于县级市场的消费者来说,其实是有压力的。”他补充道,40元就到了一个瓶颈。中端消费群他们所能接受的价格区间在20-40元,这样在装修成本上仅瓷砖就要花费2万。中端偏高的消费者能接受40元以上,但是总体数量较少,就像金字塔一样,越往上消费群体总量越少。解晓东分析,对于普通乡镇消费群来说,十几、二十几元的他们比较能够接受,超过三十可能接受起来就有些困难。不过,在一些经济发展比较好的乡镇,这个价格就能够接受。

  值得留意的是,从解晓东分析从终端反馈的情况来看,渠道下沉成功往往具备三个条件:一是产品本身品牌影响力较大,而这个品牌又有针对乡镇的产品,其次是否具备完善的销售网络,最后是价格优势。

  玉石瓷砖主要的优势是透感和硬度,一旦这两个点有所突破,厂家就可以吸引更多的客户,“新品的推广基本都是依靠老客户,新品只要保证质量,老客户同样也会认可,至少也是接受度很高,大理石瓷砖推广初期也是类似情况。”双福企业总经理王运芝透露。据了解,今年开年后的某企业的大理石瓷砖和玉石产品市场销售情况较好,仅仅是大理石瓷砖生产线月产值已经达到了2300万元左右,目前多数已经被贴牌商承包,企业业务人员的压力相对减少了很多。“大多数业务员已经从原来的卖砖转型到现在的服务客户,从销售转为营销服务,同时将原有的客户群体慢慢引导进更高端的产品市场,这将是该企业后续的发力点。”

  临沂:3月生产排期紧张

  警惕5月市场产能洪流

  从2016年临沂厂家开始推出剥开釉大理石瓷砖产品,到现在不少厂家主动放弃剥开釉大理石瓷砖,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剥开效果和防污能力的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剥开釉容易藏污纳垢的影响和龟裂的影响同样严重,所以在剥开釉大理石瓷砖产品开发期间,我们就研究了某大理石瓷砖的剥开釉,发现应用在大理石瓷砖上的剥开釉并非我们通常所讲的剥开釉,而是另外一种替代工艺。”王运芝谈到,现在临沂企业很少有做剥开釉系列大理石瓷砖的了。

  改企业从开始筹备生产大理石瓷砖、玉石瓷砖高端产品,到现在已经接近一年时间,仅设备更新调试就花费了近3个月的时间,“高端产品是需要慢慢的培养的,而不是一上来就可以做成功的。”王运芝说道。据记者了解,新上的产品有通体大理石瓷砖和玉石产品,两条生产线的每个月的产值在4000多万元,3月初新接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多天以后,而整个3月份接到的生产计划订单已经超过了5000万元,远远多于企业原有的生产能力。

  并不是每一家企业都有着像该企业一样的收获,新品推广失败的案例在临沂产区同样存在。记者了解到,临沂一地砖企业从去年底开始进行新品推广,起初产品品质把控有力,产品推出时也得到不少经销商的认可。后来由于生产稳定性难以控制,产品品质没能始终保持在一定高品质。同时厂家在新品推广和营销上缺乏运营,很快新品的价格一路走低。到2017年初,产品直接降价近30%进行销售,虽然每个月的销售堪称火爆,每个业务人员的月销售量都达到80万元左右,但是厂家想再利用销量带动价格上涨,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有临沂陶瓷行业人士认为,淄博产区的产能降低,其实对临沂产区来说并不是好事。毕竟两个产区的产品品质和品牌有太多的差距,同时两个产区的客户群体也存在巨大差异,走低端批发模式的临沂产区,想要真正的从淄博分流,首先得在品质和品牌操作上有所提升。该行业人士同时分析道,临沂产区陶瓷企业的通病就是企业老板在品质和品牌上的思想意识,每个老板都在说做品牌,但其实很多企业连产品都还没有做好,因此就临沂产区目前的整体情况而言,做品牌的意义更多的还是集中在产品层面。

  相比于淄博、佛山产区,临沂产区在地砖方面一直处于弱势,因此在临沂企业慢慢注重工艺和产品品质,客户认可度逐渐增加后,临沂地砖市场仍然有很大空间。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到4月底,临沂地砖的产能会达到在30万㎡左右,这让企业在对大理石瓷砖未来的市场前景显露出了担忧。“一开始都是先生产普通抛釉砖进行调试,但是到了5月份以后,临沂产区最后几条地砖改造和新建的地砖生产线也会完全投产,到时候临沂产区每天新增的10万平方米普通抛釉砖就会迅速地、大批量地流入市场,其他原本生产普通抛釉的企业可能会很难受,价格可能一路跌进成本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