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0757-85310777 地图

煤炭价格猛涨 陶瓷企业压力剧增

  虽然因为环保治理,目前各陶瓷产区“煤改气”的进程在不断加快,但对于大多数陶瓷企业来说,炭仍是生产的主要燃料。然而,由于去产能等因素影响,煤炭价格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持续猛涨,给陶瓷厂的生产成本带来了不小压力,许多陶瓷十大品牌企业已经陆续发出了涨价通知。

  刚结束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报告里提出,“2017年要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与此同时,内蒙古、山西、陕西、河南等产煤大省遭遇严查和去产能“双压”,在供应受到影响的同时,也将给处于高位的煤炭价格带来更大的压力。对于陶瓷厂来说,引发的煤炭紧缺和成本上涨等压力难以避免。

  据相关人士透露,3月以来,伴随着两会期间加大安全整顿,以及加大环保检查力度,煤企开工率不高,煤炭发运量有限,而2017年开年众多下游企业开始恢复生产,在煤炭市场需求增长、供给受限双重影响状况下,内蒙古地区煤炭市场再次出现供不应求局面,当地很多煤矿一向没有开工,更有煤矿是无煤可产。上游煤炭供应偏紧传递到港口和下游,引起了港口销售的火爆,北方港口仓位高度紧张,基本全部进入爆仓状态,而随着港口发运量的增加,也引起了拉煤车大排长龙,在煤矿排队等候装煤,队伍长达几公里。

  遭遇严查和去产能“双压”多地煤炭供应有限

  2016年12月17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表示,全年煤炭2.5亿吨的目标任务已超额完成。而2017年的“1.5亿吨”目标依旧不可小觑。目前,已有多个产煤大省公布了2017年去产能目标。陕西省将在关中地区削减1000万吨煤炭用量;山西省将关掉退出煤炭产能2000万吨左右;河南省再退出煤炭产能2000万吨,压减煤炭产能742万吨;贵州省计划关掉煤矿120处,化解过剩产能1500万吨;吉林省将关停15万吨以下煤矿,压减煤炭产能314万吨;内蒙古将完成120万吨煤炭产能的退出任务;新疆拟完成淘汰退出117个煤矿、1187万吨产能。可见,各省在煤炭去产能方面的决心之大。

  3月16日,国家安监局通报了2016年煤炭建设项目安全专项监察发现问题,责令局部停止施工118处,责令停止建设135处,行政处罚2847万元。另外,根据《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炭安监局关于开展煤炭全面安全体检专项工作通知》要求,今年的煤炭全面安全“体检”专项工作从2017年3月开始,持续到2017年年底。随着国家对煤矿监察不断升级,各地区煤矿许多处于“体检状态”。其中,内蒙古自治区开始大面积煤矿“体检”,责令停产停建整改煤矿、长期停产停建煤矿共计197家,震动煤市。同样,陕西省也开展煤矿全面安全“体检”专项工作,责令停产停建整改煤矿、长期停产停建煤矿共计110家。此外,山西等产煤大省也开始加紧对煤矿监管,在保证煤炭供应的同时,用心退出落后产能。亚太煤炭交易中心分析认为,产煤区貌似大势已定,煤炭上涨不是新闻,煤炭不涨才算新闻。

  煤炭上涨不是新闻陶业“压力山大”

  据悉,2月底以来,由于各地煤矿严查,陕西、内蒙古的煤矿全面上调煤价,大部分煤炭贸易商也开始用心囤货,2017年开年众多下游企业恢复生产,需求量大,煤炭供不应求,煤价一涨再涨。此外,目前运费上涨和运输困难也成为煤价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可见,在供应紧张、煤价和运费不断上涨的三重压力下,不少陶企“压力山大”。

  据了解,广东地区煤价已经从去年最低时的500多元/吨涨至1000元/吨以上。相关人士做了分析,以一条生产线每月用煤2000吨为计,煤炭每吨上涨500元,每月生产成本将增加100万元。一年按10个月的生产周期计算,每条生产线年生产成本将增加1000万元。

  但是,煤价上涨的同时,一些地区响应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推进非居民用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纷纷发文下调天然气价格,给予用气量较大的工业企业优惠,以到达提高天然气使用率的目的。日前泉州市物价局对天然气终端销售价格进行调整疏导,下调居民、非居民天然气终端销售价格,其中非居民用户管道燃气价格其终端销售最高限价由现行的每立方米2.638元暂调整为每立方米2.56元,允许供需双方在最高限价范围内协商确定。

  煤炭价格上涨的同时天然气价格下调,这无疑有利于陶业“煤改气”的进一步推动。